• 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www.bhsh.net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      日本爱情电影动作片种子

      发布时间:2021-05-07 19:55:51

          一走进家门,魏瞳瞳发现自己的父母正一脸严肃的坐在沙发上,他们看到她走进来,没打算理她,迳自拿起桌上的茶,细细的品尝著。

          他们竟然不理她?!

          算了,不理就不理,反正他们总是那么不讲理,只知道对她凶,不理她更好。

          稍后走进来的慕龙,跟著瞳瞳静静的坐在沙发的另一头,谁也没打算开口说话。

          “龙儿,真是不好意思,老是麻烦你去抓那小丫头。”说话的人是龙门南堂堂主──白思怡,也就是瞳瞳的妈,她脸上堆满歉意的向慕龙说道。

          真要说这世上哪个人能管得住她女儿,她想,除了慕龙外,大概也没其他人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是啊!我那笨女儿给你找麻烦了,真是抱歉。”北堂堂主──魏北熊也跟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别看他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,其实他的心肠是很好的。

          “没关系,难得出去走走也不错。”慕龙毫不在意的耸耸肩,事实上,并不是他们要他去找瞳瞳的,而是跟在她身旁的人通知他说她又落跑的事,他才能立即赶去追她。

          “就说我不是三岁小孩了,你们怎么老说不听啊?拜托你们把我当大人看待,好不好?”瞳瞳埋怨著。

          一开始是因为父亲北堂堂主的身分特殊,后来连母亲也变成南堂堂主,更别提大哥亦是龙门要员,大家为了保护她,她失去了许多自由。

          现在呢?又加了一个龙门老大是她的好朋友,她魏瞳瞳真的很可怜,一辈子被装在保特瓶内,等著随时被带著走,一点自由都没有。

          瞧她一脸气鼓鼓的模样,眼中充满委屈和不甘心,慕龙有些心疼。

          “这也是为你好。”白思怡看著女儿可怜的模样,也心生不忍。

          “好个头!你来当一天魏瞳瞳看看,那种走到哪,后面就有一堆跟屁虫跟到哪的感觉叫好?”瞳瞳站起身,眼中冒著火花,生气的指向站在父亲一旁的那些保镳。

          “魏瞳瞳,说话不要这么粗鲁!”白思怡跟著站起身,怒视著女儿,“你这坏脾气是从哪里学来的?我们叫人跟著你有什么不好?不要哪一天真的出事,没人救你,你才知道后悔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谢谢。我可是空手道黑带,还怕有人找碴不成?还有,你是我妈,我的个性当然是从你那遗传来的,不然会是从阿龙那里遗传来的吗?”瞳瞳不甘示弱的瞪向母亲,两母女就这么怒目相向。

          “好了,不要吵了!”魏北熊大声吼叫著,吓得在场的两个女人缩了一下身子。

          “两个都给我坐下。”

          虽然说这个家的男人脾气都很好,但只要他们一抓狂起来,任谁都惹不得的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,魏瞳瞳,为人子女可以这样对父母说话吗?”魏北熊指著女儿生气的骂著。

          瞳瞳垂下头不语,眼中依然带著不甘心的怒火。

          一旁的白思怡见丈夫护著自己,高兴的抬高头,一副胜利的姿态。

          “还有你!做人家母亲的,跟女儿闹什么脾气?她的个性简直跟你是一模一样,所以你没有资格说她!

          当初要不是你说什么要重现江湖,而接下南堂堂主这个位子,咱们女儿岂会一天到晚也想当堂主?她是有样学样!”魏北熊斥责著妻子,他到现在依然不赞同老婆当初的选择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你竟然敢骂我?魏北熊,敢情你是不想活了是不是?”白思怡气得全身发抖,虽然她是他的妻子,但怎么说她也是南堂堂主,他竟这么不给她面子?

          “不、不是啦!老婆,我怎么敢骂你呢?我只是想告欣你,别和咱们女儿计较嘛!

          瞳瞳她还小,不懂事,你这个做妈的可以和她好好说,没必要吵得面红耳赤,你说是不是?”

          发现自己说得太过火了,魏北熊赶紧软声的安抚妻子,脸上还堆著讨好的笑容。

          “还敢说你没对我凶?!那你刚才是什么语气?你别忘了我是怎么对你的,你竟敢这样回报我?

          当初,我可是在众人都不赞同的情况下选择跟著你。这些年为你吃了多少的苦,我连一句怨言也没有,现在却还被你骂,我真是好可怜啊,呜呜呜……”白思怡似乎把自己幻想成悲剧里的女主角,一脸哀怨的哭诉著。

          魏北熊只能站在一旁不停的安慰著娇妻。

          “阿龙,你说这一幕像不像八点档连续剧,女主角变成疯子,男主角也跟女主角一块发疯,呵呵呵──”坐到慕龙旁边的瞳瞳,冷眼看著父母演著老套剧情,然后嗤笑出声。

          “这还不都是你的杰作。”慕龙看著她丝毫没半点内疚的模样,不禁露出一抹莞尔的笑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知道啦!”瞳瞳看了他一眼,想也知道他的意思。

          她站起身来,走到父母面前,然后用力的吸了一口气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要吵了啦!都老夫老妻了,还吵什么?真是的,还要女儿来做和事佬。”

          两老的声音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,他们一同转头看向一副悠哉样的女儿,然后异口同声的说:

          “你以为我们是为了谁而吵!你还给我一脸没事的样子,悠哉的站在那看戏?!”

          瞳瞳缓缓的低下头,用抱怨的目光瞪向坐在沙发上喝著茶的慕龙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告诉过你,一个女孩子家就该要有女孩子的样子,不要整天想著和别人打打杀杀。

          哪知你非但不听,还在慕龙那里胡搞瞎搞,把总部搞得乌烟瘴气的,让每个人见到你就像见到鬼一样,我真搞不懂你到底在想些什么?”

          看来放任女儿跟在慕龙身边是一大错事,这小妮子整天想著要如何做女侠、如何创造英勇的救人事迹,让他这做老爸的,真是头痛不已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又没打亮龙门的名号,更何况,又不是我去找人麻烦,是那些人老在我面前欺负弱小,我挺身而出,这有什么不对?”瞳瞳不满的回嘴。

          如果那些人不做坏事让她瞧见,她也不会想去惹麻烦,更不会成为父母口中的头痛人物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还敢顶嘴!我告诉过你了,跟在慕龙身边,就要安分点,但你却不听!真要我把你关在家中你才甘心,是不是?”魏北熊实在搞不懂他这个女儿的想法。

          瞳瞳又朝慕龙方向送了一记白眼。从以前到现在,她从没说过要跟著他啊!现在,她一闯出什么祸,大家就会责怪她给他带来麻烦,拜托,她是招谁惹谁啊?

          “老公,你看她现在就这么会惹麻烦,要是真让她去大学上课,我们不三天两头跑学校才怪!”白思怡想到女儿这假期结束后,就是个大学生了,不禁担心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看……为了避免她又闯祸,不如帮她请家教回来上课好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这方法倒也不错。”魏北熊认真的点头,开始思索这个办法的可行性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不要!”

          魏瞳瞳第一个反对,拜托,她才不要被关在家里头,他们别想再控制她的人身自由!

          “请家教不错啊,反正你也不是这么爱念书,这样一来你自己可以选择上课时间,想出去玩随时能出去。”白思怡愈想愈觉得这方法很好,她努力想说服女儿接受提议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们当我是第一天做你们的女儿,我哪会这么好骗?”瞳瞳双手交叉在胸口,嘲讽的说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看你们不是要把我关在家中,以防我再跑出去,要不就是……”她指了指慕龙,“就是把我丢给他对吧!”

          这会儿两老都还没回答,慕龙反倒先说话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跟著我不好吗?跟著我到处跑,会让你每天都有新鲜事,绝不会感到无聊。”他眼中带著笑意,微微勾起的嘴角也显示著他的好心情。

          其实,不是瞳瞳的父母把她丢给他照顾,怎么说他也是龙门的老大,谁敢要他做什么事呢?

          与其说是他们拜托他照顾瞳瞳,不如说是他占住瞳瞳不放,也因如此他还曾经引起熊叔和白姨的抱怨呢!

          “我不要,我答应过心滢,要陪她一块上大学的,心滢你们认得吧?就是上次来我们家,结果她哥哥气得打电话来要人的那个女孩子。”

          墨心滢,墨氏企业的千金,虽然瞳瞳和她是好朋友,但心滢的哥哥不喜欢她,说什么她会把心滢给带坏。

          哼!要不是因为他是心滢的哥哥,否则,她才不甩他呢!

          不过,她那个哥哥也真奇怪,整天把心滢带在身边,把她保护得好好的。但心滢又不是三岁小孩,还对她担心成这样,害得她每次要去找心滢时,还得小心翼翼的避开她哥哥。

          “心滢?你是说墨氏企业总裁墨少祺的妹妹?”

          慕龙不以为然的挑动著眉,如果他的情报无误,墨少祺应该不可能让他的妹妹去上大学,而是和他一样请家教才对!据他所知,他可是对自己妹妹宝贝得很。

          “对!就是她。说到她,就想到她哥哥,他真的好可怕喔!他就好像在心滢身上装了针孔一样,只要谁一靠近心滢,他马上会知道。”

          尤其是她,只要她一出现,她哥不知怎么地,也一定跟著出现,害她每次想找心滢出去玩都泡汤。

          “是吗?那不如你们两个一块请家教上课好了,这样也不会无聊。”慕龙又提议道。

          让她读大学其实不是不好,只是那里的男同学太多,太不安全了。慕龙还是觉得请家教这方法比较好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行!我一定要去,谁都不能阻止我。”

          说到底他还是想说服她请家教,说什么她都不接受,这一次谁都不能动摇她的决心。

          “好吧,你要去我不反对。”开口的是慕龙,而她父母像没事般坐在沙发上,一脸悠闲的看著他们对话。

          “真的吗?”瞳瞳的一双眼显得晶亮,她没想到自己竟然抗议成功,因为以前往往到最后,她只能嘟著嘴不甘心的接受耶!

          瞧她笑成这样,慕龙眼中带著疼爱的笑意,“不过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“不过?”瞳瞳这时愣住了,这人是怎样,话干嘛不一次说完,她该不会是白高兴一场吧?

          “不过我有条件,你必须在下课后准时到龙门报到,不可以在外面逗留、不可以随便和男同学出去、不可以惹事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好好好,这些我绝对都不做,我发誓。”

          瞳瞳听了他的条件后,笑得更开心了,原本她还怕是什么困难重重的条件呢,没想到是这些芝麻绿豆的小事。

          “只要有一项违规,你就只能待在我那里,乖乖接受我帮你安排的家教老师。”慕龙的嘴边浮现一丝窃笑,眼中充满算计。

          “这有什么困难的!”瞳瞳想也不想的便点头答应。

          一旁的魏北熊和白思怡无奈的摇摇头,为女儿可怜的未来哀悼。

          虽然生长在龙门内,但瞳瞳依然很单纯,除了脾气差了点,老爱意气用事外,个性仍像个长不大的女孩,她一点也没发现自己被慕龙给设计了,还一副沾沾自喜样。

          在瞳瞳九岁的时候,魏北熊发现了慕龙对自己女儿的占有欲,而且除了他们这一对父母看出来外,龙门上上下下也都知道这件事,只有他们的瞳瞳还笨到没察觉。

          瞳瞳也不知在何时变得很依赖慕龙,凡是有关她的大小事,后来几乎都是慕龙在决定,他们完全没有插手的余地。

          唉!魏北熊不舍的望著女儿。

          她的未来似乎在她九岁那年就被决定了,当初的慕龙也不过才十五岁,却坚定的要求他们把瞳瞳交给他来照顾,看到他认真的神情,加上他给人一种可以信任的感觉,他们遂答应将瞳瞳交由他来照顾。

          而这几年来,他对瞳瞳的好,他们也都看在眼底,只是……瞳瞳还小,他们实在有点不舍!

          白思怡察觉丈夫的心情,她安慰的拍拍他的肩。

          “龙儿绝对会好好照顾咱们的女儿,你看看他,对她多好,从小到大,只要是瞳瞳的事,他绝对放在第一位,从没让咱们瞳瞳伤心难过,所以你就别再担心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我知道,阿龙是怎么对待咱们瞳瞳的,我都有看到,只是……她还太小。”

          魏北熊看向妻子,接著又转头看著女儿和阿龙之间亲密的举动。

          恐怕只有阿龙明白他们彼此间的感情已不一样,哪像他那个笨女儿仍是单纯的什么都没发现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想龙儿没那么急,也许等瞳瞳毕业后,龙儿才会提起亲事,你就别穷担心了。”白思怡嘴上是这么说,心中也和丈夫一样,对女儿也许即将离开他们而有些失落。

          想当初,在瞳瞳和龙儿还没认识的时候,她是如此黏著他们,现在呢……

          “我要回去了,你要一块来吗?”慕龙虽是询问著瞳瞳,但他知道她的答案一定是肯定的。

          “好啊,反正等一下家中也没人在。”瞳瞳想也不想的点头,因为爸爸和妈妈待会都要回分堂去,哥哥又在龙门那,她一个人待在家里会很无聊。

          说实在的,她发现自己似乎把龙门当自己的家了,她除了偶尔回家来看看外,一切的生活用品包括衣物她都放在龙门。

          “那你先上车等我,我和熊叔、白姨说句话。”

          瞳瞳点点头,接著往外头走去。

          慕龙看到她走出去,才转头对两老说道:“别担心她,我会好好照顾她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他早看出他们眼中的担忧,所以再度向他们提出保证。

          “她还小。”魏北熊看著他说道。

          自从他的父母死后,他几乎是由他们夫妻在照顾,不过说照顾是有些牵强,因为阿龙早在十五岁时就能独当一面了,对他们来说,他除了是好友的儿子外,他也像自己的孩子般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不会这么快提出结婚的事,如果你们是在担心这个的话。”慕龙淡淡的说著,无法从他脸上看出他真实的想法,“她还不懂爱情,也不知道我爱她的事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阿龙,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瞳瞳不爱你呢?也许她只是把你当成一个大哥哥,没有掺杂其他的感情。”白思怡探试的问著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慕龙依然信心满满,“也许现在她还不明了对我的感情,但我能肯定她爱我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我们当初答应把瞳瞳交由你来照顾时做的约定,你可别忘了。”白思怡提醒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知道。不让她涉及危险,不做让她伤心难过的事,只能疼爱、宠溺她一人,我的身边绝不能出现别的女人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嗯,这些年你对瞳瞳的照顾我们看在眼里,所以愿意相信你,不过……要是哪一天你伤了她,我可顾不了你是龙门门主的身分,我依然会找你算帐的。”魏北熊不忘提醒他。

          “这事梦生也警告过我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,不过你也不能太过放任她,以免让她扯入是非之中。”

          白思怡说完不忘瞪了丈夫一眼,当初就是他太放任女儿待在分堂内,听了兄弟间不少的英雄事迹,才会让她长大后一心一意想当英雄,完全忘了自己还是个长不大的女孩。

          “如果我跟在她身旁,一些小事我会让她来处理,这样她会比较快乐,虽然她还小,但也该学著长大,若处处限制她反倒会弄巧成拙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阿龙,快一点啦!”门外的瞳瞳大声催促著慕龙。

          “那我们先走了。”慕龙朝他们笑了笑后,转身离开。

          “这小子可真是自大啊!”魏北熊看著两人离去的背影,眼中有著赞扬却又有些无奈,“他就这么肯定咱们瞳瞳会属于他?”

          “你不也很欣赏他,当初才会答应他的要求,把瞳瞳交给他?”白思怡挑挑眉,调侃著他,“他们从见面的那一刻,就确认彼此的命运了,别告诉我你不这么认为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当初要不是咱们带瞳瞳到龙门,因而遇上阿龙,我想他不会恢复的这么快。”魏北熊有感而发的叹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还记得龙儿当初向我们要求,把瞳瞳交给他的经过吧?”白思怡幽幽的望向前方回忆著。

          那……是十年前的事了,却好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一样……

          “熊叔,白姨,我希望你们能把瞳瞳交给我。”

          十五岁的慕龙,脸上找不到一丝丝开玩笑的意味,他坚定又认真无比的看著玩得累了而熟睡的瞳瞳。

          “交给你?阿龙,你在说什么?”魏北熊不解的蹙起两道浓眉,瞧著眼前的小门主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希望你们能把瞳瞳交给我照顾。”慕龙不厌其烦的再重申一次,态度十分坚决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?你想照顾瞳瞳?为什么?”白思怡好笑的看著他,这可有趣了,她知道小门主十分喜欢、疼爱瞳瞳,老是跑来找她,带著她到处玩,但这会儿却跑来向他们要人?

          “因为她属于我。”慕龙自信的说著。

          “瞳瞳属于你?”瞧小门主认真的模样,魏北熊不再以玩笑的心情看待这事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知道你很疼我们家的瞳瞳,不过……我们可是她的父母,更何况,你的身分让你有时间照顾她吗?

          也许你只是一时有这样的想法,时间一久,你就会觉得带著一个小女娃很麻烦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不,我爱瞳瞳,她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人,所以请你们答应把她交给我。”

          慕龙弯下身请求著,无论如何,他都一定要让瞳瞳跟在他的身旁,他的女人,他要自己照顾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爱她?阿龙,你才十五岁,你知道什么是爱吗?该不会是瞳瞳这几天一直黏著你,你才会出现这样的错觉吧?”魏北熊替他解释他的反常行为,反倒是站在一旁看著慕龙的白思怡,眼中出现了玩味的笑意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,反而是我一直缠著她,我希望每天都能见到她,每天一醒来,看见的人就是她。

          我是认真的,我自己的女人,我要自己照顾。”

          只要是慕龙认定的事,他一定会坚持到底。

          “好啊!”白思怡此刻突然答应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什么?!老婆,你怎么能答应呢?”魏北熊惊讶的瞪大眼,不敢相信妻子跟著阿龙玩闹,她要知道,这可不是玩游戏啊!

          “白姨,谢谢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先别急著道谢,我可是有条件的。”白思怡接著说道:“我把瞳瞳交给你后,你不能让她涉及危险,不做让她伤心难过的事,只能疼爱、宠溺她一人,你的身边绝不能出现别的女人。还有,为了表示你对瞳瞳的在意,你的一切要有一半都必须属于她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要是这些约定,你有哪一项没做到,我绝对会把瞳瞳带走,从此远离你。而且,我和你熊叔就此退出龙门。”白思怡把条件说得清清楚楚,也想藉机考验他是否是真心的。

          “好。”慕龙想也没想便点头答应,这些条件对他而言再简单不过。对于瞳瞳,他会给她全部,即使是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。

          “老婆……”魏北熊想阻止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那她是你的了。”白思怡不等丈夫说话,直接点头示意他可以把女儿带走。

          “谢谢。”慕龙毫不犹豫的直接抱起瞳瞳,微微勾起的嘴角露出满足的笑容,接著便带人离开。

          “老婆,你到底在做什么?瞳瞳还这么小,你……”他一点也不懂妻子为何会答应阿龙的请求。

          “老公,他虽然才十五岁,但你没发觉他看著咱们瞳瞳时,眼中的在乎和重视吗?你这做人家叔叔的,难道还不了解龙儿的个性,他会提出这件事,可见他有多么认真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但瞳瞳……”魏北熊一脸不舍的看著驶去的车子。

          “她会很快乐、幸福的,何况龙门与家里才隔一条街而已,还怕见不到女儿吗?”白思怡无奈的翻了翻白眼,原本这时候该是丈夫安慰妻子,怎么反倒是她这个妻子安慰起丈夫呢?

          但无论如何,这两人的情缘就这么被定下了。

      wwW.xiaOshuotxTnetT,xt,小,说,天,堂
      智蔡福阅读网热门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