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www.bhsh.net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    chineseboy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5-07 20:00:12

    《T》xt小说天堂第十四册战乱
    “怎么回事啊?”突然回到神识中,魑兀自张牙舞爪,茫然当它看见周围贸然多出了十三个奇形怪状的东西,更加不安地吼叫起来。(TXT小说天堂在线书库;HTTP://WWW.XIAOSHUOTxt.net/)绞杀从不远处窜过来,满脸迷糊。
    沙之禁盘被破,绞杀和魑也随之顺利脱困。望着对面盘膝而坐的无痕,我若有所思。
    无痕眼睑低垂,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,漠然道:“你在想什么?”
    “水能载舟,也能覆舟。一副沉重的枷锁,同时也可能是打开变化的钥匙。”我缓缓地道,“充满了**的生灵,如同被捆绑在宿命的枷锁中。然而正因为强烈而执着的**,正是这副奇妙的枷锁,让生灵拥有挣脱和改变的无限可能。”
    无痕默默点头:“无欲是刚,有欲更是刚。”
    “没有枷锁,就不存在打破。有朝一日,青蛙若能飞翔在空中,倒应该感谢当初困陷它的深井。”
    无痕目光一闪,道:“深井是囚笼,天空亦是囚笼。”
    “所以一切取决于本心。”我微微一笑,耸耸肩:“天地间,无处不是囚笼。天地间,又哪来什么囚笼?我本在沙之禁盘外,何来被困?”此时此刻,对于当年老太婆师父所说的“本心”二字,我有了更深的体会。
    无痕再不答话,各大门派的弟子像听天书一样,迷惑不解地望着我们。海妃欲言又止,想要询问此战结果,又似乎有些顾忌。
    “若我所料无差,此战当以和论。”庄梦的声音突兀响起,脸上似笑非笑,温和的目光却仿佛穿透了我的内心。
    四周哗然一片,众人不能置信地望着我,无数双怀疑的目光投向无痕。我干咳一声。刚要推托一番,无痕神色平静地道:“林掌门天资英发,法术高深,老夫只能与他握手言和。”
    我心中一凛,立刻洞悉了无痕的用心。如此一来,我不得不迎战罗生天的第一人珠穆朗玛。为了罗生天地荣誉,珠穆朗玛必须出手将我击败,势必造成我们双方的嫌隙。而后,珠穆朗玛将难以逃避和公子樱的一战。无痕正是打着借公子樱之刀除掉珠穆朗玛的算盘,而庄梦也早算出了无痕必定求和的结果。
    “诸位未免太看得起我林飞了。”仰天打了个哈哈。我不紧不慢地道:“和无痕掌门交战,早已让我精疲力竭,哪里还有再战之力?”此时见好就收是最佳策略。
    庄梦不动声色地道:“无妨,林掌门尽管运气疗息,待你恢复了再战。能目睹拓拔兄的传人大展身手,扬威道法会,是吾等衷心所盼。”
    我心中暗骂。正要狡辩一番,场外突然出现了些许骚动。一头金翅大鹏从天空跌跌撞撞地冲下,轰然摔在观战的人群中,引来阵阵惊呼。
    这只金翅大鹏伏倒在地上,半折断的翅膀无力地扑腾,模糊的血肉里戳出一截截白骨。两个大光明境的弟子浑身血污。从鹏背上翻滚下来,近乎奄奄一息。
    “境主。大事不好了!”一个大光明境地弟子勉强直起身,虚弱的目光望着珠穆朗玛,话还没说完,一口鲜血喷出,气绝身亡。
    大光明境的门人纷纷色变,珠穆朗玛面色微沉,众人早已扶起另一名弟子,后者捂住不断涌血的小腹,嘶声道:“魔刹天。”
    我的心一阵狂跳,楚度果然动手了!不过这几日并非月圆之时,大光明境的弟子必然持有壑龟之类的宝贝,才能直接穿过天壑,赶来报讯。
    我目光瞥过,庄梦正和公子樱悄悄交换了一个眼神。清虚天各派地掌教也都镇定自若,没有露出任何惊容,反倒是门下弟子一片轰然,议论鼓噪。
   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,打得罗生天众人神情剧变。个个如同泥塑木雕。慕容玉树面色苍白,毫无风度地暴跳起来:“这怎么可能?楚度怎会突然率军入侵罗生天?你们是不是搞错了?”
    珠穆朗玛抢上一步。手掌贴住那名弟子的背心,送渡精气,沉声道:“说清楚!何时入侵?妖兵规模如何?罗生天目前境况怎样?”
    “妖兵至少有几千万,在月圆之日突然出现在罗生天境内,由楚度和四大妖王带领,以雷霆之势火速横扫罗生天,各派大都被妖军围困,难以相互联络。(TXT小说天堂在线书库;HTTP://WWW.XIAOSHUOTxt.net/)弟子等分成数百批先后突围,只有我们两个杀了出来。”
    珠穆朗玛面容僵硬,半晌做声不得。那个弟子急促喘息了一阵,又道:“罗生天如今混乱不堪,血流成河,各条玉桥要卡都被妖怪占据,通往各重天的天壑也被牢牢封锁。”
    慕容玉树颤声道:“可有我派的消息?”
    “途经贵门时,那里已是一片火海废墟。”
    慕容玉树面色惨然,一屁股坐倒在地。那个弟子猛然咳出一大口鲜血,嘶声道:“请掌教迅速回援,再过几天的话,恐怕大光明境要撑不住了。”话刚说完,头软软地垂倒在胸前,气绝身亡。
    碧菌坪上,鸦雀无声,人人面面相觑,空气像凝固的铅铁,沉重而压抑。
    “北境要大乱了!”短时间地寂静后,不知是谁惊叫了一声,场上一下子被沸腾的气浪掀翻,七嘴八舌地噪声搅在一起,像前仆后继的汹涌波涛,激荡起巨大的混乱。有人开始不知所谓地狂叫,有人呆若木鸡,有人惊恐奔走,头也不回地向城外逃去。有的人嘴里念念有词,眼睛转动着狡黠的微光。
    在巨大地变故前,人是最容易暴露本心的。我将众人百态尽收眼底,觉得有点
    又有点可怜。他们和那些在洛阳狮子桥上哄抢救济有什么不同?在命运的洪流里,都是颠簸流离,随时会被巨浪吞噬地小船。
    周围越来越混乱,不安的气氛像瘟疫一样传染漫延,特别是许多罗生天的小门派。更是惊惶失措,语无伦次地痛骂楚度这个恶魔。此时此刻,道法会已经难以再继续下去。
    海妃恨恨地道:“楚度为什么会突然率军进攻罗生天?这不合情理。”
    慕容玉树擦擦额头的冷汗,附和道:“海殿主说得没错,魔刹天就算要入侵,也不该选择我们下手。会不会这两个大光明境的弟子有什么问题?”
    珠穆朗玛重重地哼了一声,双目射出厉光:“慕容掌门。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?道法会上,我罗生天精英倾巢而出,正是楚度入侵的大好时机。至于为什么楚度要选择罗生天下手,你不妨问问清虚天地各位掌门。”到底是罗生天的第一人,片刻间,他便已想清楚了其中的利害关系。比起依然心存侥幸,糊里糊涂的慕容玉树强得太多了。
    慕容玉树大惊失色地望着清虚天一干人。他大概做梦也想不到,魔刹天会和清虚天勾结在了一起。
    庄梦淡淡一哂,针锋相对地道:“楚度胜不了清虚天,自然会挑个软柿子捏。慕容掌门,你明白了吗?”
    清虚天众人发出一阵嘲弄地笑声,公子樱微微摆手,对珠穆朗玛道:“掌门稍安毋躁,楚度是否入侵罗生天,还有待证实。若贵派弟子所言属实。清虚天自然不能坐视。罗生天有何需要尽管开口,我等责无旁贷。”
    庄梦羽扇轻摇:“我们清虚天已和魔刹天订下互不侵犯之约,如果贸然插手,怕是会影响清虚天的声誉,还请公子三思。”
    公子樱眉头微蹙,轻叹道:“这着实令人为难。可要我们眼睁睁地瞧着罗生天受难,又如何心安呢?”
    我冷眼瞧着庄梦和公子樱一搭一唱,人不可貌相,公子樱这样气宇高华地贵公子,虚伪起来得令人心悸。然而。我又觉得一丝莫明地兴奋,神识内的七情六欲怪物蠢蠢欲动。能和公子樱、珠穆朗玛、庄梦、无痕这些老奸巨猾的厉害角色北境争雄。一较长短,也是人生一大快事。
    “珠掌门,我们最好立刻返回罗生天救援。”琅森急切地叫道,“其实罗生天的实力并不比魔刹天差多少,只是我们不在,门下弟子以及其它门派一时陷入慌乱,才被魔刹天趁虚而入,打了个措手不及。”
    “不错。”牛郎双手叉腰,娇嗔道:“只要我们赶回去振臂一呼,罗生天千万个门派必然群起响应,到时候来一个瓮中捉鳖,一举歼灭魔刹天的妖军。”
    公子樱洒然道:“既然形势十万火急,本届道法会不如就此中止。各位迅速返往罗生天,一查究竟。”
    “不必了。”珠穆朗玛和无痕几乎异口同声地道。前者森然望了公子樱一眼,道:“道法会我们是无心进行下去了,但返回罗生天万万不能。”
    “什么?”罗生天各派一片哗然。我微微一愣,略加思索,立刻明白了珠穆朗玛的意思。
    “一来距离月圆还有数天,我等不可能全部穿越天壑;二来,魔刹天妖军应该早已在各处天壑设下埋伏,等我们自投罗网。”无痕淡淡地道:“所以现在赶去魔刹天,并非适宜之举,反中了楚度地计策。”
    我不寒而栗地凝视公子樱,他先前热心中止道法会,提议罗生天各派返回,显然是存了让罗生天与魔刹天火并的念头,偏偏表面上还说得风度十足。
    慕容玉树苦着脸道:“回也不能回,难道只能留在这里干着急,眼巴巴望着妖怪在罗生天杀人放火?”
    无痕沉吟半晌,忽然道:“既然楚度杀到了罗生天,我们自然不能客气。依老夫看,我们不如——”目光投向珠穆朗玛,后者点点头。两人似乎有了默契。
    “罗生天各派听令!”珠穆朗玛沉声道:“我们即刻启程,赶往香草峡谷地天壑,去魔刹天端了楚度的老窝!”
    “不错。”无痕道:“魔刹天此时必然空虚,我们径直杀上鲲鹏山的魔主宫,可收奇兵之效。”
    姜到底还是老的辣,我暗暗佩服珠穆朗玛和无痕的老谋深算,此时反攻魔刹天,绝对是化被动为主动的一记妙着,不但避免被楚度牵着鼻子,还伏下暗手。万一清虚天对他们不怀好意。想要渔翁得利,这些罗生天地精锐便随时可以转战杀入清虚天,来个鱼死网破。一旦清虚天实力遭到重创,恐怕楚度这个盟友会立刻变脸,将清虚天一口吞下。
    森然与公子樱对视许久,珠穆朗玛目光中的意思很明确,既然罗生天可以杀入魔刹天。也可以杀入清虚天。逼急了他们,对谁也没有好处。
    “妙计!”庄梦眼珠一转,拍击羽扇赞道:“果然是反客为主的妙计。”偏首对公子樱道:“清虚天应在各处天壑陈设重兵,防止魔刹天地妖军突然转道杀入,也能随时对罗生天伸以援手。”
    公子樱点点头,对珠穆朗玛淡淡一笑:“唇亡齿寒。掌门但请安心。”目光遥遥投向夜空,若有所思。深邃的眼眸中,映出了跳跃闪耀的火把。
    当下,几万名罗生天的弟子纷纷集结整队,磨刀霍霍,誓要铲平魔刹天,报仇雪恨,先前混乱的场面开始变得井然有序。
    人群中,隐无邪对我微微示意,拉我走到僻静处。低声问道:“大乱已至,你何去何从?难道真要以清虚天破坏岛一脉自居?”
    我默默看他了一会,沉吟许久,试探着道:“我与吉祥天共进退。”目不转睛地盯住隐无邪,不漏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。
    隐无邪身躯蓦地一震,眼中光芒闪过,旋即恢复了常态,亲善地拍着我的肩膀:“还是瞒不了你这个聪明人啊。好,我没有看错你。你放心,这一局北境争霸地棋。定然会有你林飞的位置!”
    地吸了一口气,甘柠真果然猜得没错。隐无邪是吉称为北境真正掌控者地吉祥天,原来早已在罗生天埋下了一招暗棋。那么在清虚天的十大名门中,会不会也有吉祥天地人呢?
    “隐掌门高看在下了,争霸称雄还轮不到我林飞。”既然揭破了双方之间这层薄纱,我干脆直言:“我树敌太多,只求在这乱世之中,保住一条命罢了。”
    隐无邪微微一笑:“不遭人忌是庸才,从飘香盛会起,我们就开始留意你了。短短几年,你实力突飞猛进,迈入北境一流高手之列,还有进军知微境界的无限潜力。在人脉上,碧潮戈、甘柠真、兵器甲御派都和你关系不错,海姬就更不用说了。最重要地,是你很懂规矩,知道应该与谁合作。”,顿了顿,又道:“吉祥天需要新鲜的血液,我们很看重你。”
    我心中大定,罗生天、清虚天之所以和楚度合作,都是试图染指吉祥天在北境高高在上的地位。而我与海妃、庄梦、楚度的对立,势必将我推向吉祥天一边。
    隐无邪目光扫过远处的众人,露出讥诮之色:“且让魔刹天、清虚天、罗生天他们闹吧,最后还得要我们吉祥天来收拾残局。北境亿万年的规矩,可不是一个魔主,一个公子樱可以颠覆地。”
    我心中了然,楚度与公子樱在破坏岛的密约,不仅仅是对付罗生天,还有对付吉祥天地计划。公子樱有野心,楚度有雄心,两个知微高手的结盟实在是一对可怕的组合,难怪连吉祥天也不安起来。
    “需要我做什么?”我冷静地道,与吉祥天携手是我目前唯一的选择。
    “迎娶海姬,把脉经海殿抓在你的手里。”
    “恐怕没这么容易,海妃她。”
    “不用担心海妃。”隐无邪打断了我的话,阴恻恻地笑了笑:“罗生天大举反攻魔刹天,脉经海殿殿主英烈牺牲,香骨恨埋鲲鹏山,难道不是最好的结局么?”
    我心头一震,失声道:“你们打算对她下手?”
    隐无邪淡淡地道:“不杀了她,你怎么上位?有她在。你和海姬永远不可能有结果。搞不好,你的小命还会断送在海妃的手里。像她这种出身名门世家地人,是根本瞧不上你的。”目光闪过一丝不易察觉地恨意。
    我禁不住喉头发干,虽然我和海妃势若水火,但她毕竟是海姬的姐姐。犹豫半晌,我苦笑:“海妃一定得死吗?”
    隐无邪冷然道:“你要是下不了这种决断,干脆找个地方躲起来,太太平平地过缩头乌龟的日子。但我知道——你不会。”
    他脸上露出罕见的狂热之色:“你今日现身道法会,大展神威,我就知道你是一个不甘平淡的人。林飞。我和你一样,昔日也是一个底层的无名小卒,受尽冷眼欺压。我用了整整一千七百年,饱尝辛酸苦辣,才爬到了吉祥天天刑宫大长老座下第一执事的位置。将来,我可以爬得更高,你也一样!”
    “我们是同一种人。我们都不甘心,别人拥有的,我们一样有权力拥有!”隐无邪伸出手,笑得阴森无比,“总有一天,我们会将所有凌辱过我们地人踩在脚下。让他们像野狗一样匍匐喘息。”
    “这是我的机会,也是你地机会。”我恍然道。隐无邪同样也有野心,所以才会选择与我合作。一旦吉祥天收拾了魔刹天、罗生天和清虚天,隐无邪必然会成为功臣,由执事升为长老,甚至走得更远。而我也会获得吉祥天的青睐,进入北境的最高层。
    思索片刻,我抬起头,遥望公子樱衣襟当风,清俊飘然的神采。慢慢地道:“你要对付海妃,我也没有能力阻止,不是吗?”
    我握住了隐无邪伸出的手掌。
    半个时辰后,浩浩荡荡的罗生天复仇大军离开了碧菌坪。我相信在通杀城外,水六郎率领的妖军还会与他们展开一场激烈地拦截战。
    淡淡的清香从背后袭来,我转过身,迎上甘柠真黑亮的眼眸,火光将她雪白的道袍染得绯红如霞。
    “短短几个月,你的法力又精进了。”
    “也许有一天,我就不再需要你的保护了。”我凝视着眼前地玉人。心里泛起一丝莫明的苦涩滋味。艳阳峰边,楚度击伤三个美女地一幕幕在脑海里重现。
    “如果你想。我们解除血誓吧,告诉我法子。”我咬牙道。
    甘柠真沉默了一会,道:“你好像有点变了。”
    我轻轻叹了口气,望着石菌上婀娜的影子,许久道:“柠真,你还是和碧落赋的弟子待在一起更好。你是北境众人仰慕的甘仙子,而我,只是一个为生存苦苦挣扎的小混混。”
    “你打算去罗生天找海姬?”甘柠真的目光清亮如水,似是洞穿了我的心思,“你怕连累我?”
    “我可没这么良苦的用心。”我装得浑不在意,耸耸肩:“以你的立场,本来就不方便牵涉在内。何况此去罗生天凶险异常,还是让我一个人去吧。”
    幽幽地注视着我,半晌,甘柠真莞尔一笑:“既然怕连累我,那就保护我吧。稍等片刻,我向掌门师叔辞行。”
    “柠真!”我失声叫道,望着甘柠真地背影,心头一阵火热。
    她停下脚步,转过头,蹙起新月般的黛眉:“这么称呼我,可一点都不像你。”美目泛出浅浅的笑意,“这些日子,没有人放肆无礼地叫我小真真,还真有点不习惯哩。”
   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,沉重的情绪一扫而光。天色泛白,一颗明亮的星辰孤独悬挂在头顶上,闪烁着动人的光彩。
    如果有一天,这颗星从高空陨落,想必也不会忘记那些闪光的日子吧。
    第十四册完
    (TXT小说天堂在线书库;HTTP://WWW.XIAOSHUOTxt.net/)wWw.xiAoshUotxt.net
    智蔡福阅读网热门标签